2017년-현재

본문 바로가기

金属活字

2017年以後

2017년-현재

否决反驳&摸索多方解决方法

1.2017年4月17日被否认
17日在首尔新闻中心举行记者招待会,确定了4.13文化遗产厅的决定是由幕后势力决定的。并指责像“文化遗产黑手党”这样的组织,要彻底分辨出来,彻底挖掘出来。
曾在《證道歌字》的争议初期,出演KBS《追踪60》主张《證道歌字》是假的的高美术业者郑某也参加,并发表了良心宣言“我是最先接触活字的人,肯定是真品。是因为我,高活字不能被指定为宝物,有负罪感。”
南权熙教授和柳富贤大田大学教授对文化遗产厅对中字体比较和排版领域的调查结果进行了一条一条的反驳。 南教授表示:“文化遗产厅比较了《證道歌字》和《證道歌》的改编剧本,只对朝鲜时代的各种金属活字中,对相似度高的1772年任振子和任振子的翻刻本进行了分析。”
同时还补充道:“‘證道歌’是11人分着刻的,所以一撇一娜的位置和角度、粗细等都不一样。”
刘教授对文化遗产厅的研究结果表示:“活字本比改翻刻本墨线范围更大,长度不一致”,“在改翻刻本的范围内,再加上1厘米就可以进行排版”。
对于“證道歌”的来源,他反问:“根据出土文化遗产的特性,不可能明确地查明”,“至今为止指定的众多动产文化遗产的收藏途径是否都是明确的?”


2. 2017年9月28日召开国会学术讨论会
“世界上最古老的高丽金属活字是文化遗产吗?”为主题,由柳成烨教文委员长(国民的党)、卢雄来民主党议员、李哲奎自由韩国党议员共同主办,在国会议员会馆第一所会议室举行了由庆北大学文献情报学科證道歌基础学术研究组主办的学术讨论会。
出席的议员们表示:“文化遗产厅的结论并不是在学术上或历史上进行的评价,而是像进行“荒唐政治”一样,有人怀疑是不是在政治上或政务上做出了判断”,“希望第三方也能做出充分可以接受的结论”。
讨论会会场成了对證道歌不允许指定文化遗产的声讨场。作为发制者的金成洙、南权熙、刘富贤教授和赵型镇教授对證道歌的宝物指定审议及为了这一分析结果提出了异议。也就是说,排版、铸造实验和字体分析等问题很多。部分发行者还公开批判说:文化遗产厅是不是因为目的性实验而急于进行验证和发表。